天津網站制作|天津網站制作公司|天津網站設計|天津網站設計公司-龍禧科技十五年匠心設計, 未來觸手可及。

咨詢電話:022-588 36597

4G前夜的政策博弈:牌照未發先均衡勢力

發布時間:2013-10-26    瀏覽次數:

  

牌照未發,政策先行。繼鋪天蓋地的“4G牌照即將發放”傳聞之后,“網間結算方案近期將出臺”和“中國移動獲得寬帶運營資質”也在坊間廣為流傳,在政策密集調整的背后,是中國移動在移動市場的一家獨大、電信業失衡的本質沒有改變。

4G是典型的投資拉動型,按照現有的競爭形態進入4G領域既不科學,也不現實。可以預見的是,不僅僅是運營商在網絡建設、終端等方面博弈,而新的政策調整也將會持續一段時間。

4G的生態環境調整

網間結算方案并非是空穴來風。去年的12月27日,在北京召開的全國工業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苗圩部長表示:“明年將適時擴大移動電話用戶攜帶試驗范圍,調整網間結算政策。”而在今年9月18日,工信部公布了《關于統籌移動網間結算與市場競爭格局優化調整政策研究》報告,建議實施網間不對稱結算費。2013年已經走過大半,攜號轉網試點逐步擴大,網間結算政策仍未見蹤跡。

按照現行結算方式,當中國移動用戶與聯通和電信用戶之間撥打移動電話時,都按照主叫方向被叫方付費的方式進行網間結算,費率統一為0.06元/分鐘。不過經調整后,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向中國移動繳交的結算費用將減半為0.03元/分鐘,而中國移動所支付的結算費則維持0.06元/分鐘。僅此一項,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可節約不少資金,根據香港投行Jefferies證券的測算,“由于中國移動用戶群較大,預計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在計劃下可分別省下57億元和76億元網間成本,聯通純利將有27%上行空間,而電信純利則有29%上行空間。”

在如此的敏感時期密集調整政策,這不僅讓人聯想到是否與4G有關系。微博名為“通信老柳”的某運營商員工告訴記者,“網間結算方案實際上是為了4G鋪路,也是為了實現行業的平衡發展。”如果工信部按照網間結算辦法,短期內是為了扶持“弱勢運營商”,中國移動的用戶基數過于龐大,此前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在互聯互通時需要向中國移動繳納大量的網間結算費用,一旦采用新的辦法,有利于兩家運營商節省出近百億的結算支付費用,從而提高自身的利潤率。

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賀在華認為,“如果從資金與演進路線來看,三大運營商基本上已經準備好了,而基于現有的網絡資源,運營商的心態又各不相同,中國移動較為激進,其余兩家較為保守。”截至今年5月份,中國移動在3G建網方面,已累計建設基站45萬個左右,工信部日前也批復,中國移動在北京等全國326個城市開展TD-LTE大規模試驗,TD-LTE發展至今,系統、芯片、測試和終端等產業鏈日漸完善,“搶跑”態勢明顯。

但是,慧聰研究ICT事業部研究總監張本厚也表達了自己的擔憂,他認為通過政策來平衡三大運營商的競爭力量只能是一種短期的行為,應采用“行政與市場化”兩條腿走路的方式來調節和實現。也就是說,網間結算政策的出臺一定程度上能緩解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的財務壓力,但不能等同于這兩者核心競爭力的提高。適當的調整電信運營商之間的互聯互通資費標準以符合市場發展的要求,對整個市場今后長足健康發展是有利的,盡管對于三大電信運營商之間的均衡會產生一定的影響,但依然不足以從根本上改變當前的競爭格局。

勢力均衡

按照工信部的監管思路,是想在較短的時間內優化資源,以更好的競爭姿態進入4G時代。但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4G僅僅是剃頭擔子一頭熱,甚至有“跛足前行”的危險。

賀在華表示, “中國移動在3G網絡建設上比較薄弱,所以4G建設能夠讓它重新獲得流失的用戶,而中國聯通已經在3G領域建設非常成熟,如果再大資本投入4G建設則會擠壓3G,中國電信的傳輸通道不同于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受眾比較有限,因此在4G建設上也不會貿然挺進。”

“通信老柳”也認為,“移動的資金充沛,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的資金有限,主要精力還是放在3G上。目前,3G剛剛進入盈利期,投入與成本尚未收回,對于發展4G的動力不足。反觀中國移動,目前在3G領域落后一大截,所以圖謀在4G扳回一城。”

資料顯示,2012年中國聯通香港上市公司凈利潤為71億元;中國電信凈利潤149.25億元;而中國移動上市公司凈利潤高達1293億元,是聯通的18倍,電信的8倍。從三大運營商的利潤總和來看,中國移動占據了85%。而在移動用戶數上,中國移動擁有7.2億,聯通擁有2.4億,電信則擁有1.5億。

4G是典型的投資驅動型,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精力,現實三大運營商的苦樂不均決定了,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不可能在3G、4G、寬帶和終端等領域多線作戰。而網間結算的行政意義在于,既可以安撫其他兩大運營商,讓資源在短期內向其傾斜,也可以對于即將開始的移動寬帶、4G多條戰線從容應戰。這是一個動態的遞進過程。

伴隨著網間結算政策的出臺,中國移動還將獲得寬帶運營資質,這將形成固定寬帶+WIFI+3G /4G的融合模式,等于是打通了整個價值鏈。中移動還具有資金、品牌等多方面優勢,“固定+移動”融合后會對整個4G競爭產生影響。

而理想的4G發展形態就是,運營商在積極建設網絡的同時,也需要完善其生態鏈。比如,引導終端制造商生產帶有4G功能的手機終端,聯合內容提供商提供豐富多彩的信息服務;另一方面則要提供價廉物美的套餐,讓用戶有流量可用,也用得起流量,只有這樣,4G發展才能進行良性循環。

牌照如何發?

對于4G牌照的猜測,也有諸多的說法,誰先發?發幾張?什么制式等等。

“通信老柳”認為,“三家都發放TD,然后半年后給聯通和電信發FDD。”他的理由就是,經過前期的試商用,中國移動在TD-LTE已經做了發力的準備,而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在技術和資金方面捉襟見肘,既希望發展成本更小的FDD,同時也不愿放棄先發優勢的TD-LTE。

但是諾達咨詢分析師溫健旺不同意“三家運營商共同運營TD-LTE”的說法,他認為,“從聯通的選擇來看,顯然到FDD更具有國外成功經驗,而對于電信演進到TD更加困難,中國移動更急于發展4G網絡彌補其在數據通信領域的弱勢,聯通主要還是以3G網絡的升級為主,如HSPA+的演進,而電信在移動終端的選擇上也是以FDD終端為主。”

但是如果從成本和共同運營TD的角度,張本厚建議兩大運營商可以先“租用網絡”。事實上,中國電信董事長王曉初就曾談到未來租用中移動4G網絡的可能性,王曉初稱,中國電信就TD與FDD兩種4G網絡制對作技術和投資試驗分析后認為,FDD相對投資會更少。

JDB夺宝电子下载 微信捕鱼提现 下载3d试机号开机号 澳门打德州上桌多少钱 黑龙江时时历史号码 韩国二分彩是真的吗 快乐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牛牛免费下载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 内蒙古11选5电视走势图 安卓版9万彩票官网平台 天津时时有漏洞吗 21點游戏下载中文版 内蒙古时时历史号码查询今天 快乐赛车软件 75秒速时时彩一直开小怎么跟 吉林时时票开奖结果查询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