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網站制作|天津網站制作公司|天津網站設計|天津網站設計公司-龍禧科技十五年匠心設計, 未來觸手可及。

咨詢電話:022-588 36597

IT時代周刊:互聯網企業“被洗牌”

發布時間:2010-03-29    瀏覽次數:

  

  為期5個多月、跨越2個年度、涉及9個國家級部門,一場轟轟烈烈的全民網絡整頓行動終于告一段落。此次行動顯然收獲頗豐:對近180萬個網站進行了全面排查,關閉未備案網站13.6 萬余個;1.6萬多個淫穢色情和低俗網站被清理;清退違規接入服務商126家。但尷尬的是,“潑掉臟水”的同時,也“倒掉了些孩子”——大批互聯網企業只因一點瑕疵而蒙受巨大損失,行業發展步伐隨之受到牽制,創業激情遭到重創。

  互聯網,這個曾被認為是中國管制最少、準入門檻最低的行業,在粗放自由狀態下旺盛了十年,2009年底中國網站數量已達到368萬個,經濟效益上百億美元。但此次集中整頓行動發出了一個信號:今后互聯網在中國將面臨更嚴格的監管。一些無法回避的問題也隨之浮出水面:面對陡然加高的行業門檻,年輕的創業者對互聯網的熱情是否會被澆滅?新的監管環境下,互聯網從業者能否在規范經營與快速發展中找到新的平衡?互聯網的監管究竟該由誰主導,又該如何進行?

  

漫畫:陳青蕾

 

  漫畫:陳青蕾

  第一章 互聯網企業“被洗牌”

  無論是知名的商業網站,還是“蟻族”個人網站,都如履薄冰地面臨新一輪的互聯網洗牌,并將重新適應新的游戲規則。

  艱難應對整頓

  飯否網、籬笆網、博客大巴、51.COM等,這些原本不算太響亮的網站,在此次整頓中卻吸引了人們的眼球。以上網站都是年輕人所創建,活躍在互聯網前沿的他們充滿激情和創意,有著令人艷羨的用戶群體,也不乏新一代“粉絲”,他們代表著中國互聯網領域又一股朝氣蓬勃的新生力量。不過,他們最近卻不開心。在應對一場突如其來的整頓運動中,他們甚至連從哪里下手都難以得知。

  2010年1月25日,深夜,上海宜山路齊來工業城1號樓里依舊燈火通明,窗外寒風呼呼作響。籬笆網副總經理徐湘濤還在不停地撥著電話,盡管手發酸、口已干。從中午開始,他已經打了500多個電話,看著通訊錄上未撥的號碼越來越少,他的心也越來越涼……

  十幾個小時前,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籬笆網突然不能訪問了,有熱心的會員通過新網查詢發現liba.com域名被停止解析,系統顯示“接到上級主管部門通知,域名對應的網站涉嫌傳播淫穢色情、販賣槍支等違法信息,已停止域名的解析服務”。

  在與新網聯系而對方無法提供下達指令的主管部門名稱之后,籬笆網工作人員又與上海、江蘇相關主管部門聯絡,但這些部門均表示詫異和不知情。在近乎絕望的時候,徐湘濤想到了一個人——51.COM總裁龐升東。

  不久前,博客大巴、51.COM等知名網站同樣在沒有收到通知的情況下被關閉。當時,龐升東和博客大巴CEO竇毅也都無所適從,因為“直接停掉域名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不過,他們最終都挺過來了,龐升東甚至只用了28個小時就讓51.COM恢復訪問。

  在徐湘濤與龐升東的電話連線中,龐將自己的經驗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徐。

  次日清晨,徐湘濤等籬笆網高管懷著忐忑的心情坐上了上海飛往北京的航班,他們準備去找相關部門了解情況、進行交涉。

  結果證明,龐升東所指的路徑八九不離十。通過咨詢北京相關部門,徐湘濤等人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有個別會員在夜間發布不良信息導致籬笆網關閉,于是立刻通知社區管理部展開全面自查。1月29日下午3點,關停4天后,liba.com域名終于恢復訪問。但籬笆網此次損失卻不輕:原域名“癱瘓”前,籬笆網半小時訪問量為2-3萬,發帖量在20萬條以上,被停止解析后,訪問量和發帖量都驟減50%左右,據業內專家估計,與51.COM一樣,籬笆網關閉一天的損失都以千萬元計。

  此次整頓給年輕的互聯網創業者們以深刻的警醒:為了流量引入情色內容,因管理不善被貼不良信息,最終只能因小失大。風波過后,徐湘濤感到,受過生死考驗的籬笆網將更懂得如何完善自我審查和應急系統,目前,籬笆網已提高了論壇管理員團隊的人員配備,對社區論壇進行 24小時監控,并在晚上1點至早上8點關閉論壇發帖功能。同時應用技術防控手段,建立網上篩查系統,不斷擴充關鍵詞過濾詞庫,一旦發現敏感信息立刻予以刪除,并將有關ID列入黑名單。龐升東和竇毅也選擇了勇敢面對,前者在網站恢復訪問后立刻對用戶做出了補償,后者增加了站務方面的人手。當然,無法回避的是,更多不乏激情和才華的創業者將因此失去對互聯網的投資熱情,被嚴格的行業監管擋在門外。

  個人網站瀕危

  3月8日上午,工信部部長李毅中表示,在近期網絡整頓中,對個人網站采取了一些矯枉過正的辦法,“是把它先停掉,停掉以后進行清理,然后再一個一個的恢復”。他否認了“封殺個人網站”這一說法。

  李毅中說這番話緣于被關個人網站遠高于其它網站,出現大規模消失的趨勢。某互聯網接入服務商透露,在近期整頓中受清查的客戶大多數是個人網站。據站長網創始人章征軍統計,目前國內站長的月收入為1000-10000元,做得好的一年能賺幾萬元甚至幾十萬元。但這條小小的致富之路在2009年末亮起了紅燈。許多個人網站都是通過網上廣告來賺錢,雖然早就有從事網上廣告業務必須先有ICP經營許可證的規定,但絕大部分個人站長都沒有辦理過。上述接入服務商坦言,因為個人站長經營的都是小資本投入的小網站,要讓他們辦齊所有證件幾乎不可能。但網絡整頓以來,一些接入服務商為規避風險,對沒有ICP經營許可證掛有廣告的個人網站強制關閉。

  另外,據不完全統計,國內90%以上論壇都由個人站長做,他們中很少有BBS專項備案,但長期以來仍能平靜地運行。此次整頓對這類交互型網站的監管嚴厲程度空前之大,給個人站長帶來極大壓力,因為讓他們備案根本不現實。在北京、廣東、浙江、山東等大多數省市,有關部門對個人論壇的備案申請根本不予受理,要合法開辦論壇,只能以公司的身份申請ICP經營許可證,而公司的注冊資金最低為100萬元。另外一些省市雖然允許個人論壇申請專項備案,但通過的可能性很小,因為條件相當苛刻,如:一臺服務器上只能有一個BBS網站;所有板塊都要有版主,而且要有一定的在線管理時間;所有會員都必須實名制。

  2010年1月,上海、浙江、江蘇、北京、山東等地的部分機房由于承受不住持續的網絡監管壓力,開始禁止接入個人網站及交互型網站,接入服務商給出的解釋是為了保證企業用戶的合法利益。

  小武是個人網站的熱衷者,最多的時候他手上曾經有100多個網站。不過,最近他正在想辦法拋售這些網站,每次成功地賣掉幾個他就覺得松一口氣,他甚至愿意為收購其網站的公司“賤價”服務半年。他有些沮喪地表示:“在這一行,我實在看不到什么前景了,而且我精力有限,從目前的政策環境來看,同時照顧好兩三個網站就很吃力了。”僅2009年一年他的網站就被關掉了50多個,其中論壇被關的最多。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十幾萬個個人網站退出了互聯網舞臺。

  因草根網站大批退出而受到連鎖影響的是搜索類網站,以百度為例,其很大一部分收入來自于草根網站所支付的廣告推廣費,個人網站的大量關閉難免會使百度損失收入。2009年底,很多草根站長都接到了百度業務人員催促其盡快備案的電話。

  利益集中到少數人

  數以萬計的個人網站在寒風里瑟瑟發抖,大型門戶和視頻網站卻可能成為受益者,但這畢竟只是少數。細分領域一直是門戶網站的軟肋,而隨著進入門檻提高,細分領域有集中到門戶網站旗下的趨勢,門戶網站將因此獲益。

  在新的監管環境下,普通的中小企業根本不可能辦好一個交互型網站(包括論壇、社區、博客、留言板等),即使你有足夠的資金注冊公司從而獲得建站的入場券,也未必有能力監管。很多網民喜歡在交互型網站上發泄情緒或亂發違法內容。以前只要情況不是太嚴重,及時刪除相關信息就會沒事,但現在哪怕只是不小心放過了一條可疑信息,就可能面臨網站被關停的命運。在如此嚴格的監管形勢下,交互型網站必須有很強大的后臺監測系統,隨時掃描網站上的每一個角落。另外,還要24小時不間斷地有專業人員巡視,因為很多有害信息往往都是在晚上兩三點悄悄爬上來的。對一般小網站來說這很難做到。

  作為交互型網站的一種,微型博客目前已進入集中化時代。微博自2007年在國內興起,但飯否網、嘀咕網、嘰歪網等先行者已普遍消失或淡出,取而代之的是四大門戶網站和政府新聞網站。繼騰訊“滔滔”、新浪“圍脖”之后,2010年1月20日,網易微博也開始內測,差不多同一天,搜狐微博開始公測。上述門戶網站都非常重視對微博內容的監管,某知名門戶網站在其微博上投入了上百人,幾乎是世界第一微博Twitter的3 倍,而上百人中至少有一半以上充當了“守門員”角色。而人民網等政府新聞網站更是占據了最有利的位置,開展推廣活動。

  大型視頻網站是另一個心情不錯的受益者,重拳整治下的視頻行業已然成了少數人的江湖。最近,國家廣電總局持續清理違規視聽節目網站,已關閉700多家,其中包括近三十家BT網站。國家廣電總局表示,這些網站缺少網絡經營許可證和視聽許可證,其中一些網站內容存在盜版和色情。

  據悉,申請一張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用途若是新聞或影視劇的話,注冊資本必須在2000萬元以上,一般視頻網站怎么可能擁有如此實力?目前,國內獲得過該許可證的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家大型視頻網站,它們成了廣告主和投資機構趨之若鶩的對象。2009年12月21日,BT被封兩周后,優酷網CEO古永鏘就高調宣布,獲得了私募4000萬美元融資,這已是他創業以來獲得的第四筆投資。

  中國網絡電視臺無疑是大型視頻網站中最受矚目的一家。2009年12月28日,央視投資2億元的中國網絡電視臺正式開播,為網民提供了包括30多個省臺衛視在內的全國電視機構每天播出的1000多個小時的視頻節目。

  令民營視頻網站最為羨慕的是,中國網絡電視臺有能力化解政策風險。比如,它的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和視聽許可證均與央視網共用,也沒有通過工信部備案審核,但它運營依舊。正式開播的第二天,央視網副總經理夏曉暉就宣布“中國網絡電視臺不久將啟動上市計劃”,臉上洋溢著激情和喜悅。夏曉暉的自信是有依據的,廣電總局近期推出的《廣播電視廣告播出管理辦法》將“凈化”出100億元視頻廣告,其中有多少將流進央視新媒體不言而喻。在中國網絡電視臺上線之后,大量地方衛視主辦的視頻網站紛紛上線。不過,行業資深人士說,網絡上的國進民退只在一些細分領域是大趨勢,但整體來看不會大規模地發生。

  第二章 網絡服務商的糾結

  此次整頓行動中,位于互聯網產業鏈前端的基礎電信企業為規避政策風險,不得不采取株連式“封機房”等嚴厲手段。由此,互聯網接入服務商流失的是客戶及其帶來的收入,作為客戶的網站則隨時可能無來由地被中斷,其中損失令人痛心。對于客戶,互聯網服務商們至今仍在“監管者”和“服務者”兩個角色間糾結。

  “封機房”手段代價巨大

  2009年10月,一封由“中國公民李強”寫給上海移動總經理鄭杰的公開信在天涯社區上發布,信中提到上海移動怒江機房為色情網站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不過,這個帖子當時并不起眼。

  直到11月中旬,在央視“聚焦手機網絡色情系列報道”中,李強質疑部分運營商縱容和包庇淫穢色情信息通過手機網絡傳播,且反復提及上海移動怒江機房,此事才引起了關注。幾天后,一則關于“上海移動怒江機房遭查封”的消息在業內炸開了鍋。當時,為了盡快排查出有害信息以安撫躁動不安的數萬用戶,上海移動老總親自出馬,在機房內待了一天。

  這僅僅只是全國一系列“封機房”事件的開端,這種簡單粗暴的整頓方式像流感一樣迅速傳播。

  11月30日,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曝光了10家互聯網接入服務商,其中,上海電信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在曝光名單上位列第一。此后兩三天,上海電信的漕寶路機房、真如機房、全華機房等幾乎同時被封。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機房的所有權是屬于基礎電信企業,卻多數由“中間商”來運營,他們承租機柜并為網站提供接入服務。

  眾生網絡是上海最知名的一家“中間商”,在一系列“封機房”事件中,和它相關的所有機房幾乎都難逃被封的厄運。2009年的最后一個月,位于田林路388號新業大廈9樓的眾生網絡總部在嘈雜的電話聲中度過。

  該公司負責人無奈地表示,一切都源于其收購不久的子公司華數集思網絡的客戶所做的一個測試頁面,該頁面是為同性戀交友網站做導航的,當其遭到媒體曝光后,眾生網絡立刻成為“封機房”事件的多發地。

  這種“株連九族”的現象并非上海獨有。繼上海之后,山東聯通(原網通)又進行了一次轟動全國的“封機房”行動。從去年12月11日下午5點開始,山東聯通總部要求全省17個城市的聯通機房斷網,從未出現色情WAP網站的菏澤、青島等眾多城市也沒有幸免。上百萬家網站中斷,其中包括酷6網等眾多知名站點。僅僅隔了一個星期,江西省也開始實施全省“斷網清查”。在2009年11月和12月中發生過“封機房”事件的還有江蘇、浙江、安徽、河南等20多個省市地區,個別機房有兩個月未得到恢復。

  不可否認,“封機房”措施的確揪出了許多害群之馬,也對非法網站起了震懾作用,但“一刀切”的處理方式令基礎電信企業和互聯網接入服務商遭到了業界的指責。事后,兩者都沒有承認自己是該措施的策劃者,江西省的一家互聯網接入服務商告訴用戶“類似事件為政府相關部門強制執行,遠遠超過了我們能力范圍”,而政府相關部門卻表示并不知情。

  一位不愿具名的內部人士表示,這種做法是誰主導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件事上任何一方都是輸家。

  基礎電信企業也付出了代價,上海某運營商稱,因“封機房”而造成的經濟損失有4億-5億元人民幣。一些基礎電信企業為了保全自己,單方面提出與民營性質的互聯網接入服務商終止合同,廣東某地區電信留給“中間商”兩條路選擇:1.將已托管的服務器提走,電信會單方向賠償;2.托管費用升價,并且每臺服務器只能放置5個站點。

  另據了解,廣東很多機房因斷網清查,大量客戶退機,再加上廣東電信寬帶大幅度漲價,一些互聯網接入服務商頂不住成本壓力而宣告倒閉,如東莞云龍科技有限公司。

  “白名單”制度惹爭議

  “封機房”手段顯然代價太大,在有關部門嚴厲打擊、直接追究電信運營商責任的重壓之下,為了在潑臟水的時候不把孩子一起倒掉,互聯網接入服務商開始自行采取“白名單”制度。

  “白名單”制度是,在各機房部署防火墻,防火墻串聯在網絡上,在防火墻設置允許被訪問的域名通過,如果一個IP地址沒添加白名單域名,那這個IP下的任何域名都將無法被訪問。加入“白名單”的用戶得到的好處是,當其他用戶出現問題時,他們將不會受牽連。

  在“白名單”制度出現之前,工信部曾要求對國內網站域名持有者實施黑名單制度,將被關閉網站的域名持有者納入黑名單。

  自2009年12月以來,上海的眾生網絡、易方軟件,安徽的炎反應。12月10日,CNNIC向域名服務商發布通告:開展域名注冊信息專項治理行動,信息不實的注冊將被注銷域名。這并沒有引起太大的關注,但一項更為嚴厲的措施緊隨而來。12月13日,CNNIC在其官方網站上發布公告稱:從2009年12月14日上午9時起,個人用戶將沒有資格進行域名注冊。

  事實上,早在本世紀初就有相關法規規定個人用戶不可注冊.CN域名,只是CNNIC一直放任其代理商為個人注冊.CN域名提供服務。2007年,CNNIC為了推廣.CN域名,甚至開始了為期兩年的“1元注冊”活動。此后,倒賣域名便成了很多人的“副業”,在游戲服務網站工作的小馬就是其中之一,當時他一口氣買了幾千個.CN域名,但誰能料到還沒等他全部出手,CNNIC的態度就發生了180度大轉彎,讓他措手不及。

  沒過多久,CNNIC內部又傳出消息稱“正計劃重新開放個人域名注冊”,因為2009年.CN域名的注冊數量明顯下降。CNNIC發布的《第2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2009年.CN域名數量為13459133個,比2008年下降113193 個,降幅為0.83%。報告稱,2009年域名指數、網站指數都呈下降之勢,導致基礎資源指數下降。

  更讓CNNIC郁悶的是,2009年12月7日至14日,境外域名.COM在中國的注冊同比增長1300%,世界第一的美國域名注冊公司GoDaddy也在此時宣布,正式支持中國用戶通過支付寶購買GoDaddy域名。

  為了留住用戶,CNNIC主任助理齊麟日前公開表態:“不能把用戶都趕到國外去。其實,如果允許個人注冊.CN 域名,更有利于落實實名制。”對此,小馬不以為然地調侃道:“不好意思,我已經滾遠了,回不來了。”

  不過,他似乎高興得有點早了,因為工信部正擬推出域名新政“境外注冊的國際域名將不得用于中國業務”,這就意味著除了少數國際性的大網站,未備案的境外網站將從技術上無法解析域名,在中國無法訪問。

  第三章 互聯網監管體系亟待健全

  在相關各方全力以赴配合下,這場跨年的互聯網整頓取得顯著成效: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等基礎電信企業對近180萬個網站進行了全面排查,關閉未備案網站13.6萬余個,對743家接入服務企業逐一核查,清退違規接入服務商126家;CNNIC和全國55家域名注冊服務機構共清查域名總量1350多萬個,占全國域名總量的80%,暫停1.2萬個涉黃域名的解析。

  但這并非全部,在此次整頓中互聯網監管本身出現的問題更成為業界熱議的焦點。

  備案審批遭遇“灰色”地帶

  小馬妻子所在公司的官方網站5年前已經備案,但前段時間他們突然被告知上一次的備案失敗。于是,他們又重新向域名服務商提交了備案申請。但由于他們在公司業務范圍拓展后對公司名稱作了小小改動,與營業執照上的信息不符,域名備案申請被退回了,盡管他們在提交書面申請材料時已經附上了企業名稱變更申請書。

  當許多人像小馬一樣在為域名備案而著急忙碌時,另一些人卻悠然自得,比如小戴,他說自己的備案申請都是提交完沒多久就馬上通過了,問及原因,他神秘地笑笑:“我認識他們內部的人。”不過,他不愿意透露這個“他們”是指誰。

  同樣聲稱認識內部人士的還有網上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的“快速備案公司”,《IT時代周刊》記者以客戶的身份根據網上提供的QQ號碼聯系了其中一家公司,他們聲稱兩小時內就可以完成備案,最晚也不會超過一天,一個域名的收費標準在120元左右。

  更讓人咋舌的是,某互聯網接入服務商在2009年底曾一次性注銷了8000個通過他們來接入的備案信息虛假的域名,這些域名在備案時填寫了他們的IP地址,但實際卻不是他們的客戶。

  該接入服務商指出,這件事情如果沒有通管局的“內鬼”幫忙根本無法操作,因為最終審批都是由通管局把關的。

  “我們是有備案接口的,跨過我們可以直接在上級得到批準,而且巧合的是已查到的8000個域名中多數是在黑龍江通過審批的。”他向記者補充解釋了其中的玄機。

  互聯網的監管難題

  此次互聯網整頓行動暴露出一些“瑕疵”,恰恰反映了中國互聯網監管的困局。

  “多頭管理”是此次整頓中頗受爭議的一個焦點。雅虎中國前總裁、互聯網專家謝文指出:“對網絡業的管理,從來就是群龍治水,天下大旱。這次整頓行動一來,章法更是大亂,好像參與行動的十來個單位人人都有發言權、審判權和執行權。”而一些網站經營者也表示,事發之后他們不知道該找哪個部門進行交涉和溝通,有人甚至發現自己的網站注冊地在A城市,服務器在B城市,而執法部門卻在C城市。

  如何解決多頭管理問題?當然不可能把監管權劃入某一個部門而取消其它部門,因為互聯網產業涉及的范圍太廣。有分析人士建議,可以成立常設的聯合管理機構,它能協調各個相關部門并統一執法。但其可操作性令人懷疑。

  整頓行動中,一些政策執行者在對互聯網企業采取措施時不夠規范。很多被關停的網站經營者反映,網站被關之前和被關之后他們都沒有收到任何書面通知,執行停止解析域名措施的服務商也沒有給出清楚的解釋,甚至不告訴網站經營者是哪個政府部門下發的查處信息。此外,相關政府部門對諸如“封機房”、“白名單”之類的事一無所知,這顯然是政策制定者和執行者之間產生了脫節。

  對于上述情況,徐湘濤認為,應該建立跨部門的執法平臺,對網站經營者開放,在其備案后發放登錄賬號。政府部門可以在這個平臺上公布相關法規及動態,如階段性整頓行動的具體要求,或是被查處網站的名單及原因,讓其他網站引以為戒。此外,通過這個平臺還可以對網站的違規行為進行記錄、統計,對于初次、非嚴重行為可以向經營者提出警告、要求整改等,這樣做的好處是能夠避免“要么不動,一動就關停網站”的極端現象。

  業內人士還建議,有關部門在對網站進行備案時應注重信息的有效性,而不是側重于材料和程序是否齊全。前文中所提及的網站經營者提供了假的服務器地址卻在通管局審批通過,反映出的正是有關部門忽視了信息的有效性。

  這個問題有望在今年得到解決。日前,工信部制定了《進一步落實網站備案信息真實性核驗工作方案(試行)》,并于 2月8日向各地通信管理局、CNNIC、互聯網協會和三大運營商印發。實際上,工信部去年12月就曾要求,基礎電信企業和接入服務商要對網站主辦者身份信息當面核驗、留存有效證件復印件,要對網站主體信息、聯系方式和接入信息等進行審查。但由于當時未提出具體的時間表,相關單位遲遲沒有落實。在今年2月所公布的最新方案中,工信部要求各接入服務單位在2010年2月底前設立現場核驗網站備案信息部門,3月底前正式實施網站備案信息當面核驗,基礎電信企業4月起將對上述情況進行檢查。2010年9月底前,要完成全部網站的備案信息真實性核驗。

  根據新的備案流程,接入服務單位需要在備案現場采集并留存網站負責人彩色正面免冠照,這將給它們增加一筆龐大的開支,以眾生網絡為例,通過它接入的站點超過15萬個,如果給每個網站負責人拍照,需要幾十萬元的費用。這筆費用應該由誰來付,顯然又將成為一個新的問題。鑒于一些細節問題需要進一步明確,目前還沒有接入服務單位設立現場核驗網站備案信息部門。

  這場整頓行動取得的效果顯而易見,但從某種意義上說,客觀上它也牽制了行業的發展步伐。而只要互聯網監管體系自身的問題不解決,今后在監管中那種“潑掉臟水也倒掉孩子”的現象就還會重現。

JDB夺宝电子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三分时时彩全计划 新疆时时开奖号查询 重庆时时手机下载 北京pk赛车单双走势图 时时彩网址平台大全 赛车pk10下载 体彩排列三开机号今天 北京pk网 采摘网牛材网采摘吧 秒速飞艇专家预测计划 云南时时福网 诈金花怎么出老千 微信捕鱼苹果手机充值中心 北京赛pk10计划数据 15选5走势图2元网官方同步